耽美风小说阅读网

姽之婳_三千世(3)

“父亲不想gān,他打算jiāo了兵权,天天在家混吃养老。”

“父皇不会同意的。”荣华公主忍俊不禁,随即她想了想:“如果镇国公回朝,单于都护府jiāo给谁了?”

谢宁眼中笑意加深:“是弘毅侯。”

荣华公主听后再度大笑:“若我没记错,那位老侯爷的年纪比镇国公还大吧?”

谢宁笑着点头:“我和父亲这次回来时,吴老侯爷听说父亲打算回朝养老,可把他气坏了,差点派兵围住父亲的队伍,彻底将父亲留在云中。”

荣华公主笑的根本停不下来。

谢宁继续说:“还是前广汉郡王,如今的代王殿下出面说和,父亲和我才能安安稳稳地离开并州。”

“镇国公实在是……”

荣华公主听后连连摇头:“不过就算你父亲回朝,也绝对不可能被父皇搁置养老的。”

“我也这么想,不过……”

谢宁微微蹙眉,她无奈地道:“父亲这次回京,也是因为另一件事。”

荣华公主抬眸,纤长的睫毛宛若小扇子,抬起的瞬间露出了黑眸中泛起的冷光。

“太子大婚吗?”

“对,太子大婚。”

当今重景帝子嗣不丰,皇后早逝,宫内也没几个妃子。

他和皇后育有一子一女,长子就是当朝太子,长女就是荣华公主。

重景帝继位没多久,为稳固朝政,直接封了长子祁昭为太子。

幸而太子殿下也未辜负皇帝的期望,这么多年来颇受朝野认可和赞誉。

今年太子殿下即将十九岁,是时候娶妻了。

镇国公谢长风是重景帝的心腹重臣,又曾教导过太子殿下,甚至他身上还挂着一个太子太傅的虚衔。

此次回京镇国公自然非常关注太子大婚。

不过,比起朝堂人心浮躁,为下一任太子妃而蠢蠢欲动,这位镇国公肯定没有掺和此事的心思。

当然镇国公没这个心思,奈何其他人不知道啊。

谢宁此来拜见荣华公主,也打算将镇国公和她的想法告诉公主。

“父亲对太子妃之位没兴趣,甚至很多请托到他面前的人也被父亲驳回了,所以这次太子选太子妃,可以不用顾虑父亲这边的想法。”

谢宁先是表明了镇国公的态度,随即话音一转。

“但太子毕竟曾随父亲习武多年,父亲很关心此事。”

她抬手端起茶碗,像是掩饰一样喝了一口,润了润喉咙,才道:“至于我……我是想代替父亲回北疆,可是父亲若是真为兵部尚书,他定然懒得处理那些文书工作,况且父亲膝下空虚,我岂能留父亲一人在京,独自远去边疆?”

谢宁放下茶碗,露出微笑:“所以我打算禀明父亲,看能不能在兵部补一个文书郎什么的,或者留在父亲身边当亲卫队长也可以。”

“这样啊……可惜了。”

荣华公主上下打量着身侧的谢宁:“你要是能成为太子妃,不管是父皇还是太子哥哥,恐怕都是乐意的。”

镇国公崛起于微末,没有家族拖累,谢宁也没什么兄弟,相反镇国公镇守边疆多年,在军中有极高声望,若是太子能娶了谢宁,最起码北疆和南疆数十万边军瞬间就会成为太子的最坚实支持者。

谢宁闻言笑了笑,她镇定自若地说:“这是不可能的,我为庶,以庶为后,士林和朝臣不会同意的。”

荣华公主歪头,她压低声音:“虽然太子妃不可能,一个良娣还是没问题的。”

☆、家事

良娣?

谢宁差点笑出声。

她虽不才,却已经是正六品的校尉了,这所谓的三品的良娣,她还真没放在眼里。

再说了,良娣说的再好听,不也就是一个妾吗?

想到这里,谢宁挑眉,黑色如剑般的长眉勾勒出一抹锋利。

“殿下今日是怎么了?对大婚一事如此上心?怎么?难不成是殿下自己有了思慕之情?”

若是其他人敢如此放肆,荣华公主定会生气,然而打趣她的是谢宁,荣华公主自然不会生气,甚至还咯咯笑了起来。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荣华公主的脸颊纵有羞涩之情,言谈却落落大方:“太子阿兄要娶妻,没几年就要轮到我了,纵然父皇爱护我,要多留我几年,却也不可能留我一辈子。”

谢宁笑了笑,她问道:“宫中是什么说法?”

“宫中啊……”说起宫中,荣华公主的神色有些僵:“父皇将这件事jiāo给了曾祖母。”

“嘶!”

谢宁的脸色也变了:“太皇太后?!”

楚朝传承至今已有三代,不过这三代加起来也不超过四十年。

而当今太皇太后就是楚朝开国太1祖皇帝的贵妃,贵妃因子而为皇后,在太1祖去世后成为皇太后。

当时继位的是宣明帝,如今的重景帝是宣明帝的嫡长子,宣明帝和重景帝的皇后都去世了,这位皇太后在孙子当了皇帝后,就荣升为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历经三代,今年七十有九,尽管身子骨没以前硬朗,却依旧口齿清晰,说话条理分明,堪称祥瑞。

据太医的诊断,虽然不确定太皇太后能活多久,但只要没有大病大灾,这位老祖宗活过八十大寿还是绝对没问题的。

“曾祖母很乐意为太子哥哥选一德才兼备的女子为太子妃,她老人家说盼着这一天很久了。”

荣华公主想起前些日子太皇太后笑眯眯对外命妇说的话,不由得叹了口气:“自从母后病逝后,曾祖母一直帮父皇管着后宫,估计早就不耐烦了,我听曾祖母身边的夏嬷嬷说,曾祖母似乎打算一次性给太子哥哥选三个以上。”

“三个以上?!”

谢宁听后忍不住重复起来。

“太子妃一个,良娣一个,良媛一个。”

荣华公主的表情很微妙:“这是有品级的,至于那些没品级的侍妾……”

还上不封顶吗?

谢宁听到这里,她突然有些同情太子殿下了。

“那可真是……”

谢宁想了半天,只说了一句:“太子殿下福气不浅啊。”

荣华公主仔细打量了一下谢宁的神情,心中一叹,转而说起了别的事。

两人闲谈许久,她们多年未见,顿时有说不完的话,一不留神,天色已晚。

谢宁连忙告退。

荣华公主嗔笑道:“父皇一定会留镇国公于宫中用膳,你不妨同我一起用饭。”

“多谢殿下好意,只是……”

谢宁坚持告辞:“我和父亲这次回来带了不少东西,还有亲兵要安置,镇国公府多年没人住,这次回来估计要住很久,都要上下仔细安排,趁着父亲在宫中觐见,我正好回去收拾一番。”

总不能等自家父亲回国公府,家里还是冷锅冷灶吧?

明白谢宁言下之意,荣华公主却说:“你多年未归京,对京中之事不甚熟悉,不若让如意跟你回去帮衬几天。”

谢宁听后大喜,她没有推辞:“那就多谢殿下厚爱了。”

辞别荣华公主,谢宁带着如意离开公主别苑。

比较尴尬的是谢宁来时是骑马,总不能让公主身边的大宫女跟在马边跑,幸而与谢宁同来的亲兵发现了问题,索性让出了一匹马给如意。

如意看着面前的高头大马,内心颇为崩溃。

“不会骑马?”

谢宁笑着问如意,在如意羞红脸,低头告罪时,谢宁索性弯腰伸手。

谢宁自幼从军,历练多年,她的胳膊非常有力,轻轻一捞,就将如意捞到了自己的马上。

扎着马尾的英气女子慡朗一笑:“走吧,我带着你。”

京中道路不允许纵马,谢宁虽然骑在马上,却并未疾驰,而是任由马匹慢慢走着。

她今日为见荣华公主,换了长裙带着帷帽,不方便骑马,竟只能侧身坐在马上。

谢宁一边控制着马匹,一边四下看附近的街道,偶尔问问如意,听如意讲一讲街道两侧的商贩和附近居住的人家。

章节列表

上一篇:系统它偏爱白莲花_江羡无 下一篇:相爷,求扑倒_若生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