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风小说阅读网

相爷,求扑倒_若生风

《相爷,求扑倒》作者:若生风

文案:

她沈伦最大的心愿,

就是有朝一日能够能够对左相温承卿霸王硬上弓。

从第一个房间滚到最后一个房间,

连续一个月都不带重样的。

内容标签: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1、

“相爷……这样做真的无碍么?”

沈伦一挥手,“无碍!本相爷谋策良久,如今终于得此良机,就等着将左相温承卿收入囊中。”

先帝时运济济,从一名沙场卖凉菜的勇士到建立如今的凤轩朝。可惜命不长久,仅留下一犊子与左右权相便翘辫子呜呼。

右权相沈伦是谁?那可是上到抠脚老妪,下到玩泥巴孩子无人无知的大jian臣!

右相沈伦表示,她冤枉的就差六月飘个雪了。

她爹爹生前bī迫她立下誓言,就算是女扮男装欺君瞒上也要忠于朝廷,可惜她的名声反其道而行之,倒是温承卿成就了一代贤相之名。

这温承卿天生性情凉薄,对谁都带上几分疏远。对沈伦——不过就是把几分在乘以个几倍而已。

朝堂之上,但凡是她提出来的评议,温承卿定然会提出来相反的言论,定然有理有据,让众人信服,最终被穿huáng袍的采纳。

沈伦觉得,这点差距还是能够克服的。毕竟针锋相对也是一种真爱,她还是相信温承卿对她有真爱的。

这不,趁着今日这个大好时机,她就是克服差距,寻找真爱来的。不过这第一件事情,便是让温承卿发现她的好。

她在几次邀约温承卿均不成功之后,终于藉由着过几天就是她生辰大宴需要人监督之名将温承卿请来了。

“小……相爷,温相爷来了!”

在听到下人的上报之后,沈伦不由的颤上了三抖,“快,快快有请,奉为上座!”似乎这样还不够,“跟上,本相爷要亲自迎接!”

她到了门口,果然看到一富贵轿子缓慢落地,而从轿中走出来的,恰然就是她朝思暮想的温承卿。

温承卿有着一张好皮相,剑眉凤目,挺鼻薄唇,此时身着一身白衣,被风撩起时,有几条垂柳垂在他的身后,颇有白衣卿相的模样。她心中大动,上前迎去。

“承卿啊承卿,许久不见本相爷可是甚为思念你。”

温承卿好看的眉宇一蹙,“沈相爷,别来无恙啊。”

2.

沈伦一听这话又是心中狂喜,上去便拉住他的手——顺带在自己的手心中摩挲几下,“承卿大可不用多礼,唤我一声伦伦即可。”温承卿不光光脸上有姿色,就连这双手都柔嫩好摸的紧。

温承卿的眉宇间又是沉了几分,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手从沈伦的手心中挣脱出来。沈伦身边的小丫鬟见状开口,“小……相爷,相爷……温相爷也有些累了,不如先让温相爷屋内上座吧。”

沈伦与温承卿走至厅堂前的花园,恰好院中池塘有几朵莲花。温承卿的声音淡淡的响起来,“本相倒是第一次来到右权相的家中做客,尚且不知右权相家中竟有几朵廉洁之物。”

沈伦摸了摸头顶上的乌纱帽,局促的gān笑了几声,总不能够直接告诉温承卿这些玩意儿是今个早晨才弄来讨他欢喜的。她转了转眼睛,“这莲花不是有一句名句叫做‘出泥而不妖’。”身后的丫鬟扯了扯她的袖子,提醒道,“错了,背错了!”

错了?

沈伦眼睛一瞪,错了就错了,这般大惊小怪作甚?再转头回来时,瞬间对上温承卿乌黑似墨的眸子,她讪笑着,“看这些花花草草有什么劲?走,大家都在厅堂中等着呢。”

如沈伦所言,大厅中有几个素来与温承卿jiāo好的官员,原本各个面露忐忑之色,见到温承卿,如遇救主,眼神放光的逢迎上去寒暄,沈伦轻咳一声,“那个……既然承卿都已经到了,那我们就……”

温承卿坐在沈伦旁边,倒是没有半点拘束,“一切均随右相。”

沈伦面露喜色。

按照接下来的发展,应当是一姑娘哭哭啼啼的跑进她右权相的怀中,感激她路见不平施张正义,决定以身相许。彼时她再故作惊讶,在温承卿的面前展现她乐善好施的一面,好生安慰姑娘一番,并告知她心中有人的事实。

温承卿在众人的赞许声中定然会对她改观,靠近,修成正果也就快了。

沈伦一边在心中窃喜着,一边对身边丫鬟使眼色,“盈盈,给左相也上一杯茶。”这意思就是,事不宜迟,赶紧让那女人哭啼着跑上来!

等着盈盈给温承卿上好一杯茶之后,果然厅堂门外跑来一长袍女子,为好配合,沈伦从主位上起身走了两步,站在温承卿面前,稍张开臂膀时,那女人已然跑到了厅堂之上,沈伦面前。

“jian相!这戏老娘不演了!”

3.

“老娘若是陪你这jian相演了这一出戏,成全你这jian相的名声。上对不起列祖列宗,下对不起我夫君。”说着一甩袖子,便是白花花的碎银甩在了沈伦身上,“这戏,你爱找谁就找谁去吧!”

一片沉默。现场官员低头的低头,喝茶的喝茶,他们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听见。

沈伦便在这样一片尴尬的气氛中红了脸蛋。“那个……”出了糗小事一桩,关键是在温承卿的面前出了糗,还làng费了这样一个好机会,这亏大发了!

这姑娘见现场气氛凝重太过,终于心下生畏,拔腿就想溜,却被一声音叫住。

“这位姑娘请留步。”

是温承卿!温承卿倒是全然不受影响,悠然喝完手边的茶还没有忘记放好茶盖,“右相请你演了什么戏?“

这姑娘本想保持缄默原则,却在瞅见左相温承卿时心思撩动,将她与沈伦的jiāo易添油加醋的抖落了gān净,说了气愤之处口头踩上两脚,“我看他哪里是jian臣,分明是毒瘤!”

末了在宣誓完了不畏权贵的主张之后还含情脉脉的对着温承卿抛下一句‘我还是喜欢你这样的’扬长而去。

人已经走了老远了,沈伦还在寻思着,完菜了,不但没有在温承卿的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还多了一个情敌!人家尚且还是一个女儿身,她呢,还藏着男人的皮相底下操心伤神还要被人骂王八!

自那天之后,沈伦的形象便从踩在百姓脚底下变成了踩在树根脚底下。她的情绪也跌到了最低点,接连几天上朝都佯装抱病。这一抱病,便又是坐实了她jian臣之名。

她一连在家中休息的日子太多,连龙椅上的皇帝都看不过眼去了,人家说你是蛀虫你还真当蛀虫啊?派下几个官员轮番探看,可惜都是闭门羹吃的饱饱的。皇帝无奈,只得请下爱臣温承卿前去查看。

“相爷,相爷,这次又有人来看您了。”

此刻的沈伦正窝在自己的房间中琢磨着如何能够东山再起顺带在温承卿的面前惊艳一把,哪里有这个闲工夫?

“告诉来访的人,本相得了严重的痢疾!”

“这次来的是温大人。”

一个温字,便让沈伦一轱辘从chuáng上做了起来,“承卿来了?快,快!赶紧请进来,请进来之后先把门关死。”别让人跑了。

“本相现在就……”

“相爷……您的头发还没有搭理好,若是现在出去,有失身份不说……您是女人的事情,只怕温大人暂时还不知晓。”在盈盈刻意的提醒之下,沈伦轻咳了一声,“嗯,说的有理。”走出房门之前又退回来,“你说承卿会喜欢男人还是会喜欢女人?”

盈盈:“……似乎没有传言说温大人是断袖。”

沈伦顿时觉得放心又忧虑。

4.

吩咐盈盈将她一身的行头拾掇好,沈伦对着早就扔一边玩去的铜镜照了又照,粗着声音轻咳了一嗓子,这才大步走至厅堂门口,却步,依照从未有过的严肃表情询问盈盈。

章节列表

上一篇:姽之婳_三千世 下一篇:农家小相公/农家一枝春_红茶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