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风小说阅读网

滕王阁秘闻_姵璃(4)

他说完便抖了抖衣袍下摆,拱手告辞,西岭月正待出声阻止,却听“咻”的一声尖厉的响声传来,大变突至——一支冷箭猛地从厅外she入,擦着年轻侍从的肩膀飞过,钉死在厅内一根侧柱上。

蒋夫人失声惊呼,阿萝也吓坏了,两人不禁抱在一起,提防地看着门外。

蒋公倒还算镇静,立即吩咐护院:“快,有贼人!快去追!”

厅外护院早已听到动静,纷纷从暗处跳出来,四散追去。

西岭月却明白she箭之人是有备而来,根本追不到,她将目光移到那支冷箭上,走近几步,举目端详。这是一支很普通的箭羽,看起来也没有淬毒,箭矢深深嵌入梁柱之中,直到此刻,箭尾上的羽毛还在轻轻颤动。可想而知,那she箭之人必定臂力惊人。

与此同时,年轻侍从也走上前来,与西岭月一道看向那支冷箭。西岭月这才发现他右臂上的衣袖裂开了一条口子,露出了内里的白色衬底,想必是被

方才的箭锋划破的。

西岭月下意识地问他:“你可有受伤?”

恶仆似对她的关心感到意外,毕竟自己是个下人打扮,就连蒋公也并未出声关切。他一时动容,竟愣了一愣,摇头回答:“并没有。”

言罢他再次将目光转移到冷箭之上,伸手将它从柱上拔下,两人这才发现箭头上还扎着一张小小的字条。

西岭月见状,主动伸手将它从箭头上取下,正要打开,却被年轻侍从抬手阻止:“我来。”

他从西岭月手中接过字条,打开看了一眼,骤然变色。

蒋公连忙问道:“字条上写了什么?”

年轻侍从却不接话,只道:“此事并非冲着贵府,是冲着我节度使府而来。小人须立刻回去禀报,这就告辞了。”

侍从边说边敷衍着拱手,转身匆匆往大门外走去。西岭月到此时竟还惦记着过府之事,在他身后大声追问:“明日我还去不去府上了?”

“再议。”侍从远远地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

蒋公也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突然醒悟什么,立刻吩咐屋外的管家:“快,快随他去一趟节度使府,他在咱们府里遇袭,定要请罪才是。”

管家也知那仆从虽是个下人,代表的却是节度使府,怠慢不得,忙低声领命。

此时西岭月还在观察那支冷箭,将它握在手中端详片刻,又放在鼻端闻了闻,忽然听到管家要去节度使府赔罪,她及时提醒:“把这支箭一并

带去,添一桩证据。”

“对对,还是你想得周到。”蒋公又叫住管家,如是吩咐。

直至管家离去,蒋府前厅才终于恢复片刻宁静,惊魂未定的蒋夫人一头雾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蒋公也是蹙着眉,感叹最近家宅不宁。他越想越是忧心忡忡,忍不住叹气:“我蒋某一生磊落,仕途上也平平坦坦,怎么致仕之后反而多灾多难?”

“您别急,此事的确与贵府无关。”西岭月冷静安抚。

“当真?”蒋夫人眼睛一亮。

西岭月点了点头:“那箭上有淡淡的龙涎香,she箭之人必定来自宫廷,身份尊贵。”

饶是蒋夫人一个妇道人家,此刻也听明白了,自家夫君曾官居从四品,却已致仕七八年,自然不会再与宫廷有任何牵扯。

“西岭娘子,那字条上写的什么,你可看清楚了?”蒋公仍不能放心。

“没有。”西岭月神情淡淡。

“我还是觉得不对劲,”蒋夫人也压低声音,有些疑虑,“既然来人是冲着节度使府,为何要把箭she到咱们府里?那人不过是个仆从,哪里能惊动宫中的贵人?”

这也正是西岭月懊恼之事,想到此处,她亦是忧心忡忡:“只怕我们都低估了那位小郎的身份。”

她不禁想起方才那张字条,其实她说谎了,她看到了字条上的内容,八个大字,笔迹龙飞凤舞,竟是一手好看的草书:

明日午时,提头来见。

第二章:误入红尘,进退两难

此后一连三日,节度使府都是风平làng静。节度使夫人依然有条不紊地筹办着簪花宴,也再次给蒋府下了帖子,邀请“蒋三娘”明日进府。

这一次,来送帖子的不是那位年轻侍从了,而是一名伶俐的婢女。一大早,她来到蒋府将帖子放下,又说了几句客套话便告辞离去,根本不给蒋氏夫妇出言拒绝的机会。

西岭月手握那张请帖,只觉得事情越发不可控制,目露焦灼地望着蒋氏夫妇。

蒋公与蒋夫人同年,如今都已年过七十而jīng神矍铄,那唯一的女儿其实并非蒋夫人亲生,而是妾生女。不过小妾因难产致死,蒋夫人的两个儿子又都成家立业、分府单住,她膝下悬空,便亲自抚养了蒋三娘,将其视为嫡出的女儿。

直至七年前,蒋公致仕,一家老小在德宗的恩典下迁居润州,当时携女拜见过时任润州刺史的镇海节度使。正因如此,蒋氏夫妇才定要找个形貌相似的女子来冒充女儿,否则必定会被节度使识破。

到了这一步,西岭月已在世子面前露过脸了,就算换人也来不及,一切已成定局。蒋公看出了西岭月心生退意,连忙出言挽留:“西岭娘子,我再加你十两huáng金,请你务必帮忙帮到底。”

十两huáng金自然不少,可西岭月误蹚了这浑水,再继续下去只怕会越陷越深,便婉言谢绝:“蒋公、夫人,不是我不帮忙

,只是如今这个局面……我再露面,万一身份被戳穿,会连累二位。”

“你代小女赴宴,是帮了我们大忙,岂会连累?”蒋公再劝。

西岭月叹气:“您原本的计划只是让我去赴宴,敷衍了事,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可如今事与愿违,我先开罪了世子,又被节度使夫人邀请,只怕再演下去,我假扮贵府千金的事情便遮不住了。”

“既然如此,你才更应该去!事情因你而起,难道你想撒手不管?”蒋夫人语带责怪。

西岭月摇了摇头:“不是不管,如今拒绝赴宴才是最好的法子。我称病不去,至多是让众人知道蒋家无意于世子夫人之位,节度使府虽生气,倒也不至于怪罪。待到七夕簪花宴一开,世子夫人人选定下,此事便揭过去了。可我一旦去做客,夫人已经注意到我,世子也要找我麻烦,便是后患无穷。万一我露出什么马脚,被人发现我是冒牌的蒋家千金,不但我要被治罪,贵府也难辞其咎。”西岭月越想越觉危险,“原本您二位寻我来,只是不想被人知道令千金私奔的事,如今我也不算rǔ没蒋府的门楣。只要我不去参加宴会,对外推说令千金生了病,回老家休养一年半载,多好的借口,一劳永逸!”

西岭月说的这番话,蒋氏夫妇又何尝不知,然而两人却对看一眼,默不作声。

西岭月有些诧异:“蒋公、蒋夫人,你们……

她话未说完,只见蒋夫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她面前,流下了眼泪:“西岭娘子,你真要帮帮我们啊!”

西岭月手足无措,连忙扶起蒋夫人:“您先起来……这……有话好好说。”

蒋夫人用衣袖抹了抹眼泪,抽噎着道:“不瞒你说,我家老爷一生仕途顺畅,做到从四品中大夫,蒙朝廷厚待,赐宅邸于润州养老。我那两个不孝子也受先皇德宗、顺宗两朝恩典,以恩荫入仕,皆在长安为官。只是当今圣上登基之后,不知为何将我那次子外派去了淄青……”

听到“淄青”二字,西岭月恍然大悟,猜到了蒋夫人的真正意图——镇海节度使夫人正是淄青节度使的表姐。

大唐疆域辽阔,分为数十个藩镇,每个藩镇统领数州,而节度使则为各个藩镇之主。他们大多为皇亲国戚、功勋之后,尚公主、娶郡主者大有人在,家世雄厚,身份尊崇。

自安史之乱以后,藩镇数量越来越多,各地节度使野心膨胀,逐渐脱离朝廷的管控。他们独揽辖区内军、民、财、政等一切大权,父死子继,世袭传位,甚至无须向朝廷缴纳赋税!

章节列表

上一篇: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_浮梦公子 下一篇:仵作夫人断案记/津门茶馆_南山怕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