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风小说阅读网

滕王阁秘闻_姵璃(5)

辖区内的官员,有些是朝廷任命,但拥有实权的官职大多是节度使自行任命。即便朝廷委任了官员,只要不合节度使心意,也会被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构陷、罢黜,甚至遭到暗杀。山高皇帝远,这等情形朝廷也是束手无策,

更何况一旦打起仗来,朝廷兵力、军饷有限,还要依靠各藩镇的节度使出钱出人,更不能得罪,只得任其发展。

正因如此,节度使权力过大,造反时而有之。直至两年前,当今圣上英年登基,接连平定了两个藩镇叛乱,局面才略有好转。但这也无法动摇节度使在各藩镇的深厚根基,他们虽然向天子称臣,却在辖区内继续作威作福,朝廷也是鞭长莫及。

不知蒋公的次子到底犯了什么罪过,会被圣上发派到淄青地区。即是说,他未来的仕途前程、生死命运,都系在了淄青节度使的手中。也难怪蒋氏夫妇甘愿铤而走险,不惜找人冒充爱女赴宴,看来根本不是为了家族清誉,而是想巴结上镇海节度使,借机为次子疏通仕途。

因为淄青与镇海这两位节度使本就同气连枝,是小舅子和姐夫的关系。

蒋夫人还以为西岭月不知这层关系,连忙提起:“镇海节度使夫人是淄青节度使的表姐,曾照拂他多日,虽是表亲,实则情同手足。既是这等关系,我们怎能放过!我也不求西岭娘子去做世子妃,只要你进了府,讨了节度使夫人欢心,替我那不孝子说上两句话……”

“蒋夫人!”西岭月听到此处,气不打一处来,“你们早就算计好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我们也没想到你会得夫人和世子的青眼。”蒋夫人主动解释,“你年纪轻,没经过

男女之事,摸不准世子的心思。但我们都能看出来,那日你在金山寺不仅没有得罪世子,反而让他……让他对你上了心,否则他也不会费尽心思找上门来。如今节度使夫人也邀请你提前入府,因此我想……”

“因此您想让我将错就错,一错到底?”西岭月替她把余下的话说了出来。

蒋夫人被戳中心思,感到有些羞愧,看了蒋公一眼,算是默认。

一直没有开口的蒋公也在此时说道:“西岭娘子,老夫一见到你就喜欢得紧。你的情况阿萝也告诉我们了,你家经营蜀锦,曾是皇商,但已经败落。你若不嫌弃,老夫愿意收你为女儿,就算顶替了我那不孝女的身份也没什么。只要你肯进节度使府,何愁重振不了你家的门楣?老夫自然也会让同僚帮衬,一定让府上重新入选皇商。”

“正是正是!”蒋夫人在一旁帮腔,“好孩子,你是商贾之女,按身份是绝不可能成为世子妃的,就连入选的资格都没。但如今有我蒋家帮衬,你自己又争气,说不准这位置就是你的了!你可知镇海节度使不比别人,是真正的皇亲国戚!这鲤鱼跃龙门的机会……”

“夫人不必多说,”西岭月犹豫一瞬,旋即下定决心,“我来镇海原本就是想要重振门楣,既有此等机会,放手一搏又如何?我听您二位安排就是。”

这一日午后,西岭月从客院搬了出来,住进了

真正属于蒋三娘的闺房之中。阿萝也喜滋滋的,对她的称呼从“西岭娘子”变成了“三娘”。更有不少仆从、侍婢对她表示亲近,毕恭毕敬的,就好似一顿午饭的工夫,她真变成了蒋家千金。

西岭月也不负众望,拿出蒋家千金的派头对下人呼来喝去,向蒋夫人讨要绫罗绸缎,甚至把蒋三娘的闺房改动了格局,指使下人移动了卧榻,撤换了纱帘,挪走了屏风。

而这一切在蒋家人眼中似乎理所应当,蒋氏夫妇见西岭月颐指气使,竟还表示欣喜。西岭月就这般折腾了一整日,待到戌时便直呼乏累,早早盥洗睡下,还声称有人在屋里会让自己睡不着,将当值的婢女全部支了出去。

如此熬到后半夜,夜深人静,阖府入眠,蒋三娘的闺房之中,西岭月突然睁开双眼,从chuáng上起身。她迅速更衣,换上来时的男装,取出藏在chuáng底的包袱,悄悄推门而出。

秋日里夜风渐凉,四下俱寂,唯独廊檐下的一排排灯笼彻夜长明,照亮了整座院子。西岭月在此住了小半个月,早已摸准了护院换班的时间,她躲在暗处等了片刻,觑准换班的空当一口气跑到后院,抛出钩索钩住墙头,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跳出院墙。

夜深人静,她放眼四望,街上一个人影也无,只有月色与她相伴,在地上拉出一条长长的影子。西岭月不敢回头,紧紧抱着包袱一路小跑,

待跑过了一条街的距离才敢停步转身,望了一眼蒋府高耸的院墙。

难怪蒋三娘会与人私奔,端看蒋夫人的态度,便没有把她当成亲生女儿,只是当成了一件可供jiāo易的货物,用来换取她亲生儿子的前程。原来这等书香门第、高门大户,也有如此龌龊的心思,也会苛待庶出的女儿……

若早知这夫妻二人动机不纯,她是决计不会答应帮这个忙的。与其等着再被利用,当然是要早早抽身,至于潜入镇海节度使府……她决定暂时放弃,另找法子。

待到天亮,她早已逃之夭夭,届时蒋氏夫妇jiāo不出人,只得谎称自家闺女生了重病,回了家乡调养。如此一来,皆大欢喜,谁都挑不出错处,至多是让节度使世子吃了瘪,倒也不至于为此降罪于蒋家。

想到此处,西岭月只觉得一身轻松,忍不住把手中包袱高高抛起,再伸手接住。这般抛了几次,越抛越高,最后一次她不得不一跃而起,可手指堪堪触碰到包袱时,一只大手突然快她一步,掠走了包袱。

西岭月只感到面前一阵轻风拂过,人已到了她面前。她睁大双眸看着眼前的墨衣男子,不可思议地问:“你……你怎么在此?”

墨衣男子将她的包袱掂在手中,轻笑道:“几日不见,三娘别来无恙?”

借着月色,西岭月清楚地看到了他那一双桃花眼,以及没有抵达眼底的笑意,不知怎的,她竟

然冒出了冷汗。

见她不答话,墨衣男子又是笑问:“时辰不早,三娘不在府上歇息,这是往何处而去?”

听闻此言,西岭月知道他已经识破了自己假冒蒋家千金的事。倒也是,正牌的大家闺秀谁会飞檐走壁,在半夜三更爬墙逃窜?

西岭月警惕地看着他,后退两步,朝他伸手:“把包袱给我。”

她这副神情,活像丛林中的小鹿撞见了猎人,惊慌之中带着防备,防备之中又带着伶俐。墨衣男子眯着眼睛看了她片刻,将包袱慢慢置于身后,朝她笑道:“你还没回答我,你何故半夜离开蒋府?”

“明知故问!”西岭月轻哼一声,“那你也告诉我,你是谁?”

墨衣男子微挑眉峰,用那双桃花眼望着她:“上次在金山寺,你不是猜到我是谁了?”

西岭月再次轻哼:“别装了,你根本不是节度使世子,说吧,你到底是谁?”

墨衣男子面露两分欣赏之色,坦然答道:“鄙姓裴,名行立,是节度使的外甥,世子的表兄。”

裴行立?西岭月曾猜测他是世子的亲信,却没想到竟然是表兄弟的关系,如此一来,她也不敢开罪对方了,便轻咳一声:“这位……裴兄,你为何要假扮世子?”

此话一出,裴行立的笑意终于到达眼底,也不知是笑她这个称呼,还是笑这个愚蠢的问题:“你如此冰雪聪明,不妨猜猜看?”

西岭月伸头看了看被他藏在身后的

包袱,勉qiáng笑言:“其实我也没甚兴趣,既然你骗了我,我也骗了你,那我们就……打平了?”

“好,打平了。”裴行立伸出左手,作势欲将包袱扔还给西岭月,却是虚晃一招,并未将包袱抛出去。

西岭月也并没有上当,在一旁看着他,流露几分无奈之色:“裴兄,我孤身闯dàng也不容易,还望您高抬贵手……”

章节列表

上一篇: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_浮梦公子 下一篇:仵作夫人断案记/津门茶馆_南山怕冷